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羽泉出道15年因我是歌手重获关注度

发布时间:2019-06-09 09:32:43
小孩子发烧怎么退烧
小孩子发烧怎么退烧
小孩子发烧怎么退烧

4月1日,愚人节。《婚礼进行曲》邦邦邦邦的伴奏下,陈羽凡和胡海泉身着正装,手挽着手,踢高了腿,踩着节拍,缓缓地、却一点儿也不庄重地走在红毯上。红毯的另一端,笑得花枝乱颤的男主持人和粉丝忙不迭送上大红烫金的结婚证书。大屏幕VCR里各路明星好友,用诡异笑容,祝福他们幸福长久、早生贵子。在一浪高一浪的在一起和亲一个起哄声里,哥俩强忍笑意,缓缓贴面总算没贴上去。

这是羽泉上海在一起演唱会的造势活动。算起来,羽泉在一起也已经15年了。

15年前,陈羽凡和胡海泉24岁,在某个幕后认识,又在北京某个汽车站指点江山引为知己。记忆有点模糊了,那时候的内地歌坛还有哪些年轻人?金海心、朴树、杨坤、爱戴如果在开头选择题里你选了ABC,那么你可能只知道杨坤,《中国好声音》里那个有点二的32郎。

《好声音》结束了,但人们的娱乐需求却因之而变得更大、更热切。后好声音时代,湖南卫视《我是歌手》填补了歌唱类真人秀的短暂空白,与《好声音》有所不同,《我是歌手》是一台不折不扣的明星真人秀,曾经名动一时的歌手带来了怀旧消费,而这股怀旧的冲动,又反过来炒热了黄绮珊、辛晓琪、林志炫,等等。

羽泉也享受了收视率带来的附加值。《我是歌手》开播后,这个屹立不倒的组合意外获得第二春,在冗长的节目周期中,他们竟一直稳居前五。根据络搜索量和媒体关注度得出的百度指数,从节目开播前的981,最高飙升到20279。出场费被传涨到70万,虽然这一价格遭到他们否认,但否认的说辞却暧昧喊价和成交是两个概念

于是,在婚礼结束后的20分钟,我们坐到羽泉对面。腐女文化盛行,使得这场别致的发布会中的每个人都感到轻松愉快。羽泉乐在其中,配合众人善意的哄笑,大声对彼此说出我愿意;他们又超然其外,喧闹尘埃落定,陈羽凡说了一个故事

我这么多年来,真正带的就一个徒弟,叫陈石,他最开始参与了我型我秀,后来又参与了快男,在那年长沙20强的时候被我拉下来。我当时主观觉得,以他的条件不足以再往前走得更远。然而前两天他发信息给我,说:干爹,难道现在只有参加选秀才能够成就自己的音乐梦想?

羽泉回忆起出道时候,北京的天还是蓝的,菊花还是菊花,男人和男人之间的感情还被称赞为兄弟,而不是暧昧的好基友。唱片公司按照几十年来的既定流程制作CD,包装歌手。他们运气很好,第一张专辑《最美》大红大紫。可是突然,湖南台选秀了,年轻的歌手没出唱片就获得更大名声,比他们更红。于是他们慢慢地不红了。再后来,因为湖南台另一档真人秀节目,他们又红了。他们被裹挟在娱乐大潮里,起起伏伏,他们自认为是电视文化的受害者,同时,也是受益者。

所以,我们继续陈羽凡和他徒弟不怎么乐观的故事,然后呢?

我没有回答他。15年从没想过分开

南都娱乐周刊:好基友,对方睡觉打呼吗?

陈羽凡:他睡觉是打呼的。因为我们刚刚出道,条件一般,是睡一个房间的,后来因为他打呼噜,才得以享受了各自的空间。

南都娱乐周刊:喂~你们不会睡一张床吧?

陈羽凡:哈哈,你想太多了。两个人睡一张床,第二天怕累。哈哈,这问题好葛(古怪)。

南都娱乐周刊:你们互相揭发下老底吧。

陈羽凡:羽泉这么多年来,也正是因为没有所谓的爆料,让各位媒体很难写,但羽泉正是因为这样,才用实际行动去修正大家的概念,包括近期上了《我是歌手》这样的舞台,集中性地在大家面前曝光,集中性地展示了本人的状态,也是希望大家可以更准确地认识我们。但是,时间不够用啊,都用在生孩子(出唱片)上了。

南都娱乐周刊:别那么正经,你们有没想过分开?对方身上有没让你不能忍的缺点?

胡海泉:哪有不能忍受,不能忍受不就分开了嘛。不过我觉得他可能不太能忍受我就是好吃,并且长年减肥不成。

陈羽凡:也不是吧,主要是他狂吃完后狂减,这比较伤身体。他每天朝九晚五,我每天熬夜,但他身体未必有我好。当然,两个人相处就应该习惯对方与自己的不同,换句话说,一个团队的合作也一定要不断去认可除了自己以外别人的价值,这样才能在一起。

南都娱乐周刊:羽泉出道15年,今年因《我是歌手》重获关注度,之前几年干什么呢?

陈羽凡:是的,可能这两年我们从曝光率和商业价值上不明显。之前,在歌唱以外的行为上,我们都做过主持人,也做过经营的尝试,去年还做过微电影导演。其实羽泉并不满足于唱唱歌赚钱,如果那样的话出到第三张专辑已经可以去赚钱了,因为到哪儿演出也只能唱那三首歌《最美》、《奔跑》、《深呼吸》。大家最先点的也都是那三首。所以到现在15年,说成功也成功,说失败也失败,因为如果有一个更良性、成熟的音乐环境下,羽泉的15年应该比现在更辉煌。我们庆幸生活在很开放的时代,但这也是一个最没有规矩的时代,有得必有失,我们得到更多心灵上的安慰和自我认同上的满足。站上《我是歌手》的都是冠军

南都娱乐周刊:《我是歌手》对你们来说

陈羽凡:我觉得让大家听到我们不同的音乐表现,音乐上的热情和所谓的能力,还有就比较八卦了,没想到十几年后竟有人说我帅

胡海泉:这个舞台也让我们重新审视了一下我们创作音乐的视角和方式,让我们更严谨地面对这个舞台。每年有上百场演出,没有一个舞台能给我们这样严谨的态度和归属感。这个状态对歌手来讲是很重要的。

南都娱乐周刊:到现在为止羽泉都没有被淘汰的危险,是实力因素多点还是运气多点?

陈羽凡:我觉得人气多一点。我们没有一直把辉煌持续下来,但我们一直是用最本真最和谐的东西给大家营造一种希望,大家让羽泉留下来也是希望羽泉接下来带来新东西,而不是说羽泉这一场如何。

胡海泉:因为那500个人其实已经非常了解赛制,他们还是很严谨的,并不是他们看你顺眼了就给你投票。我们可以看到现在每一场只要表现稍有差池,就会有成绩起伏,这里面没有任何一个人有成绩特别稳定的时候。

南都娱乐周刊:是,但我想你们应该设想过,万一被PK下去了

胡海泉:对,人之常情,会有这种担心。我想其他很多很多被联络但是没来,后来也很遗憾没来的歌手,也都是因为这点担心。

陈羽凡:每个人都怕输,但每个人都不会害怕输给强者。我们当时也有一点疑虑就是说谁跟我们一起来唱,一起去被评选。

胡海泉:每一个暂时离开的歌手都赢得了尊重,并没有说是失去面子,大家也都看到了。

南都娱乐周刊:预测下冠亚季军吧。

陈羽凡: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我们应该是第三名吧。从节目到市场到接受,一个组合和单人歌手相比,如果能拿到第三名可能已经算冠军了。至于第一名和第二名,这个还真不好说,我的判断会有误导性,所以我不会做。变数很大,评审会换掉,他们一定会带着自己的主观进来,但在现场可能又会有改变。你能否在那段时间去改变他,这都是这个真人秀的魅力所在我是说这种刺激感。但我觉得这个舞台第一季,敢站上来的都是冠军。

多说一句,我更希望这节目能带来宏观影响,影响整个行业。长年以来,各类非专业选秀造成歌手泛滥,导致市场混乱。很多创作人也由于盲目娱乐化的商业目的,加上没有版权维护,导致音乐本身无法成为歌手的代表,而被其他东西埋没。所以这舞台我们有站上去,用实际能力证明,什么样是好的歌手,什么样是好歌和音乐态度,什么是真正的激情和热情。

南都娱乐周刊:你这么说还挺严肃的,但其实今天发布会拿你们在一起开涮,那会儿也挺有娱乐精神的嘛。

陈羽凡:如果羽泉有代表作,什么方式都是合理的,如果没有代表作,音乐以外的任何包装,你都不是歌手。

胡海泉:我们还玩得挺开心的,愚人节干这事特别好。

南都娱乐周刊:但你看,包括你们在内,歌手毕竟通过这个节目得到认同。

胡海泉:这是目前对行业比较尴尬的事情,但《我是歌手》、《中国好声音》这样的热播节目,至少可以通过节目提高观众音乐赏析能力,而不是神一般的曲子才能流行。快餐式文化永远没办法传递更正向的价值观,经典需要靠时间、人心。没必要去说哪个是好的、不好的,社会在改变,节目也因社会需求改变。

陈羽凡:从行业框架来说,电视台没有错,它是为了让更多有热情有爱好的孩子提供展现平台。而结果是没有下家,星探年年都有,包装一个人当明星不难。

胡海泉:千篇一律式或特殊情况下成名的歌手,拿他们作为标杆,盲目地去追求,复制他的成功,就是一种恶性的教育理念。但现在很遗憾,的确只有选秀节目才能给人以机会,这是行业要自省的问题。很多公司已经很多年没做新人了,为什么,谁愿意做亏本生意呢?

怎么还不找朋友
4岁男孩遭拐20天后获救 6年后写信致谢民警
不想上学还想耍 任性男孩提前下动车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