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符文猎手 第一百三十七章 尾随其后

发布时间:2019-09-25 23:21:12

符文猎手 第一百三十七章 尾随其后

雷鸣般的马蹄声打破了黑暗的寂静,全副武装的骑士在冷清的月光下排成一条长龙徐徐行进。{首发}除了马蹄声之外,骑士们全都保持着沉默,但是却充满力量,看上去就像是夜行于大地之上的狼群。

道路两边的山岭逐渐升高,将月光遮挡在山谷之外,前方的道路隐没于真正的黑暗之中。领头的少女骑士抬起手臂示意部队停止行进,她跳下马蹲到地上,抓起一捧泥土放在鼻子边仔细地嗅了嗅,眼中划过一丝慎重之色。

“所有部队停止前进,就在这座山谷里原地休息,不得点燃明火。”帕兰蒂扔掉泥土甩了甩手,飞快地对身后的骑士说道。

随着这道命令不断向后方传达过去,伊斯塔伦战士的前锋部队训练有素地向四周扩散开来。对于任何一支正规军队来说,夜行军都是军事操典中必须训练的功课,但在事实上只要能够做到这一点的部队都可以被称之为强军。

伊斯塔伦战士和那些所谓强军的区别在于,他们操练的基本要求是在进行小规模交战之后依然能够进行夜行军。现在这种状况和他们当初接受的训练相比,可以说是游刃有余。

“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要停下来?”随着伊斯塔伦战士的队伍陆续到来,跟随在部队后方压阵的埃尔也来到山谷口,看了一下四周的情况,忍不住皱起眉头问道。

“我们距离他们很近了,地上的泥土还残留着他们的味道,那些半人马经过这里不会超过三个小时。”帕兰蒂非常肯定地说道。

“很好,他们肯定不知道我们来的这么快,就算想要女人,也不至于急迫到连夜赶路的程度,宿营地一定就在不远处。”埃尔点点头,认同了帕兰蒂的判断。他下马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武器行装,对帕兰蒂说道:“我去前面打探一下情况,你来组织后续部队休整。”

“将!军!大!人!”帕兰蒂瞪视着埃尔,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您把指挥官的工作推给我,而您自己这个时候居然要跑去做斥候?”

“只是个人兴趣而已。”埃尔干笑着咳嗽了一声说道:“指挥官要做的事情就是让专业人士处理专业问题,这不就叫做知人善任?所以帕兰蒂小姐,你要服从命令。”

萝莉骑士面无表情地行了一个军礼,冷着脸转身走开。埃尔耸了耸肩,从自己的坐骑上解下一捆绳索,趁着没有人注意,悄悄地隐没在阴影之中。

伊斯塔伦战士进驻山谷三十分钟后

符文猎手  第一百三十七章 尾随其后

,汉克将军带领着守夜人战士从背后赶了上来。同样身为精锐部队的守夜人,千百年来一直在古代遗迹中与恶魔交战,区区夜行军自然也不在话下,只是因为他们没有马匹,所以行进的速度才受到了拖累。

在傍晚的战斗中,埃尔手下的部队第一次出现了复数的伤亡,但好歹还在可以承受的损失范围之内。而与恶魔教团死战的守夜人这一次可真的是伤筋动骨,最终活下来还能拿起武器战斗的战士甚至不足半数。

以恶魔教团这一次暴露出来的实力,原本不至于造成如此可怕的杀伤。然而守夜人战士正处于信仰崩溃的状态之中,有很多人都是自暴自弃地胡乱拼杀,把原本能够控制住的伤亡数字硬生生地扩充了一倍有余。

为战斗而生,在战斗中死去,这是一个真正的战士最基本的荣耀,当他们失去精神支柱的时候无所适从的时候,做出这样的选择一点也不奇怪。不懂得战士荣耀的人,没有资格评论他们的对错。

经历过这样的高强度作战之后,守夜人战士的体力消耗也非常大,但是在听说还有一条漏之鱼――半人马部族的另一支部队正打算洗劫伊斯塔伦流亡者的时候,汉克将军还是带着他的战士跟了上来。

守夜人扎营之后,被埃尔扔下来负责组织防务的帕兰蒂走过来,以罗拉娜小姐的名义向汉克将军和他现在的副官凯南提出了邀请。

虽然为了避免被敌人发现而不能使用明火,但这种小问题难不倒罗拉娜大小姐,她在木炭上面均匀地泼洒上一层不起眼的灰色粉末,这样点燃起来产生的光照效果十分有限,隔着山谷外面根本无法发现。虽然起不到多少取暖效果,不过用做照明的话也能将就一下。

罗拉娜就坐在光线黯淡的篝火旁,抱着奎萨拉斯的笔记本,用炭笔在上面写写画画。在她身边还有一位特殊的客人,正端着咖啡望着篝火发呆。

按照强盗的规矩,既然做出了背叛的行为,就要有承担代价的觉悟。罗杰原本打算直接杀死点金手,但是罗拉娜用他欠埃尔的人情把点金手换了出来。

身为褐土丘陵势力最大的走私商人,点金手背后的实力着实令罗杰有些顾忌,但是这时候不杀他又难以对自己的手下和女人交代。这个时候罗拉娜提出的交易也就等于是一个台阶,他可是求之不得,正好把这个烫手的山芋扔出去。

而罗拉娜当然也不是那种充满正义感和同情心的好人,她救下点金手也有自己的目的。所以最后双方达成的意见是,罗杰吞并点金手留下来的人手和地盘,罗拉娜则保证将他带到褐土丘陵之外。

至于托马斯先生以后是否还有卷土重来的勇气,那对罗杰和罗拉娜来说都不重要了。

“罗拉娜小姐,埃尔将军怎么不在?”汉克将军借着光亮扫视了一下四周,没有看到埃尔的身影,反而看到伊斯塔伦战士已经进入了休息状态,这种适应速度比他的守夜人确实要强上三分。

“我家的将军可不怎么省心,让您见笑了。”罗拉娜无奈地摇了摇头,她放下笔记笑道:“我们距离敌人已经不远,埃尔将军已经过去打探情报了。”

“堂堂的将军亲自去做斥候?”汉克将军瞪圆了眼睛,满脸的难以置信。身为一名指挥官,和自己的士兵并肩作战同甘共苦都是应该做的事情,但是自己亲自去当斥候?要是出了个三长两短,部队连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接下来的仗还怎么打?

“个人爱好啦,个人爱好!”埃尔的声音突然从远处传来,他的身影从黑暗中悄然浮现,手上还拎着两只被拧断了脖子的野鸡。

“意外的收获,今天晚上有宵夜可吃了。”埃尔笑嘻嘻地将野鸡扔给帕兰蒂,无视了后者充满杀气的眼神,一屁股坐到罗拉娜身边,大声说道:“帕兰蒂,我知道你烧烤技巧不错,别否认,你以为你上次偷吃我没看见吗?把这两只鸡处理一下……好吧,这是命令!汉克将军,你们还站在那里做什么,赶了半个晚上的夜路难道不累吗?”

“看你这么轻松的样子,似乎心情不错?”看到埃尔安全归来,汉克将军也就非常识趣地没有继续纠结他失职的问题,带着凯南坐了下来。之前大家急着赶路,主要是担心这支半人马的部队实力强大,会给流亡者的的队伍造成严重的威胁,但看埃尔现在的表情,局势显然比之前设想的还要乐观。

“半人马的部队不多,只有五百人左右,宿营地距离我们只有六七公里的路程。也许是他们认为另一支部队足可以牵制住我们,又或者流亡者那边很容易下手,所以并没有派出更多部队,也没有任何警惕心理……这帮家伙和他们的南方邻居相比,没有经验也没有技术含量,纯粹是凭借着个人的勇武欺软怕硬而已。”

埃尔耸了耸肩,摇头笑道。

“数量达到五百的半人马部队战斗力也不容小觑,如果我们追上去和他们正面交战不一定能占到便宜。”汉克将军仔细思考了一下,慎重地说道。

“用不着和他们正面交战。”埃尔撇了撇嘴不以为然地说:“反正我们和他们同路,吊在他们后面慢慢走就是了。我估计他们白天也不会急行军,以咱们的速度加快一点脚步就能够跟得上。”

“我们不打?那你保护的那些难民怎么办,如果我们想要跟在后面又不让他们发现的话,至少也要拉开五公里以上的距离,到时候根本来不及……”汉克将军说到一半,看着埃尔似笑非笑的表情,恍然大悟道:“你也有底牌?”

“谈不上什么底牌,但是当初如果不安顿好那些难民的话,我哪里敢跟着罗杰跑到古代遗迹里去遛弯儿?”埃尔看了一眼营地外侧的马厩,叹了口气说道:“其实这几百匹马的报酬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必须展现出震慑性的实力,那些强盗只有亲眼目睹才能彻底打消他们心里的歪主意。”

“你和罗杰一样,都是喜欢藏牌的混蛋,没有一点赌品。”汉克将军冷哼一声说道。

“不不不,你想错了,我跟他可不一样。”埃尔看着汉克将军的眼睛,意味深长地说道。

本名+(去读读om)(江苏)

深圳治疗宫颈炎费用
深圳治疗宫颈炎医院
深圳治疗卵巢炎方法
深圳治疗卵巢炎费用
深圳治疗卵巢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