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陈洁仪走心歌唱无奈出局韩红抽泣太难过了

发布时间:2019-05-14 19:42:26

小编导读:陈洁仪走心歌唱无奈出局    1972年生,新加坡拉萨尔艺术学院戏剧表演学系毕业。  1993年,出版首张个人专辑《不要伤了和气》。同年和郭峰合唱《心会跟爱一起走》,风靡一时。  1997年受张学友邀请参演音乐剧《雪狼湖》。  屡获新加坡“

陈洁仪走心歌唱无奈出局

1972年生,新加坡拉萨尔艺术学院戏剧表演学系毕业。

1993年,出版首张个人专辑《不要伤了和气》。同年和郭峰合唱《心会跟爱一起走》,风靡一时。

1997年受张学友邀请参演音乐剧《雪狼湖》。

屡获新加坡“最佳本地歌手奖”,被誉为是新加坡国宝级艺员。

本报讯(记者成长)昨晚湖南卫视《我是歌手》第三季迎来首场淘汰赛,七位歌手在舞台上施展全力,最终张靓颖凭借极具爆发摇滚风格拿下本期冠军,陈洁仪因为连续两期遭遇垫底遗憾告别《我是歌手》舞台。

昨晚首个出场的韩红尽管抽到了较为不利的竞演顺序,但她仍以一曲《梨花又开放》艺惊四座拿下本场第二。张靓颖一改观众熟悉的深情路线,选择张学友的粤语歌曲《饿狼传说》,副歌部分加入红磨坊音乐剧经典唱段《Lady marmalade》,两大经典曲目混编使整首歌曲的力度爆发式升级,唱到高潮处甚至大秀舞技,赢得现场观众持续叫好,成功拿下本期冠军。胡彦斌在竞演前一度陷入选歌纠结,甚至想要临场更换曲目。在总导演洪涛的劝导下,胡彦斌仍然演唱了原定歌曲《一言难尽》。此前网上盛传胡彦斌本期将遭遇淘汰,但这首歌为他赢得第五名成功避险。陈洁仪本期改编张学友的《心如刀割》,尽管依然深情款款打动人心,但在最后的票数统计中,她仅获得现场500名听审的4.43%的支持率,成为本季首个遭淘汰歌手。

在告别时刻,陈洁仪含泪与歌手们一一拥抱。总导演洪涛与其他几位歌手无不含泪,韩红不断抽泣着说:“太难过了。”陈洁仪事后写道:我是歌手,我来这里并不是为了比赛,或为超越别人,而是为了体验这个很特别的舞台,珍惜这次遇见的每一位朋友。

陈洁仪的过早离开,昨晚在网上炸开了锅,不少网友表示,从第一季的杨宗纬、第二季的品冠到本季的陈洁仪,都遭遇了“一轮游”,说明《我是歌手》始终是飙高音、大嗓门歌手的天下,抒情歌手不适合这个舞台。

乐评人耳帝说:我们仅看她散发出来的那种气质就够赏心悦目了,想象下她在后台听着对手歇斯底里地飙着高音,她带着一脸宽容的笑,好像在说:“你们这样唱歌都不对,可是又有何妨呢?”

网友舞美师说:太可惜了,唯一一个不唱高音不炫技只走心的歌手走了,留下一堆晚会型歌手,还看什么,不公平!J227

关联

罗中旭意外选了蔡健雅

本报讯(记者成长)昨晚《中国好歌曲》第二季迎来第二场选歌大战,刘欢、蔡健雅、周华健、羽·泉四组导师各有斩获,压轴出场的最大牌学员罗中旭则以一首原创歌曲《恋人》获得四组导师集体推杆,并在最后出人意料地选择了蔡健雅。

昨晚出场的几位选手风格迥异,曲风各有特点。来自新疆的维吾尔族小伙那吾克热·玉素浦江带来一首表达北漂故事的《漂》,一下让现场沸腾起来。在导师提议下,那吾还秀起了自己的绝活即兴发挥,用超高语速来了一段维语Rap,让导师们身体一起跟着摇摆了起来。四组导师纷纷向这位特别的选手抛出橄榄枝,那吾最终相信自己的直觉选择了刘欢战队。海归才子羽田一曲《让你幸福》倾诉了自己对父亲的感情,让导师们为之动容,甚至让蔡健雅回忆起过世的父亲,突然流下了眼泪。最让现场惊喜的是罗中旭的压轴出场,当他在舞台上深情演唱《恋人》时,四组导师都没有识别出来他是谁。随着推杆一一推下,每位导师都惊讶地合不拢嘴。歌曲刚结束,刘欢惊呼:“天哪!”羽·泉大叫:“你要怎样?”

罗中旭在台上表示,自己出道20年但大家的印象中还是这首《星光灿烂》,自己渴望成为刘欢那样真正的创作人。然而在最终的选择环节,罗中旭却出人意料地没有选择刘欢,而加入了与他较为陌生的蔡健雅导师原创大碟中。J227

幕后

跑男们“求饶”谁说“不可以”

电视观众在看《奔跑吧兄弟》时,在熟悉七位明星的同时,每期节目中都会出现的两个“画外音”也令大家好奇起来:一个是每次发布任务的“铁面侠”,当跑男们面对高难度挑战“求饶”时,他总是毫不留情地说“不可以”;另一个是在撕名牌环节不时飘荡在空气里让人窒息的“out”声。这两个声音,前者来自负责现场执行的总导演陆皓;后者来自负责编剧工作的总导演岑俊义。

“很多网友都在吐槽我的声音,其实我到现在也接受不了我的声音,但是每个人音质不同嘛。”在《奔跑吧兄弟》节目这支年轻的队伍中,45岁的陆皓扮演“铁面侠”的角色其实也有些心虚:“发布任务的时候,出现的是我的声音,其实韩国版里面也是这样的,导演只出声音,不会刻意出现。我在现场公布任务的时候,也是有点紧张,有心理压力的。大家都说我铁面,但是其实很虚的,前面几期更是没谱,跑男们要是调侃我,我就不理他们了。”

在一期节目中,跑男们要上指压板,他们恳求可不可以穿袜子,被陆皓断然拒绝:“其实还是为了节目效果,不能放水。但是节目效果出来之后,我还是愿意让他们不那么辛苦的,比如本来指压板要玩四轮,但是两轮效果就已经出来了,我就说可以不玩了,很多规则也会调,毕竟真人秀的状态是不可知的。有时候我担心难度太大他们玩不了,比如韩国那期踢毽子,我问他们要不要放弃?他们坚持说不放弃。”

本报记者 邱伟 J179

吉林专科牛皮癣医院那个技术好吉首治疗牛皮癣费用与那些要素相关石嘴山那个医院治白癜风较为有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