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极寒迟菿套牢羽绒服厂家库存占比高达七成

发布时间:2019-11-09 17:52:36

“极寒”迟到 套牢羽绒服厂家

生产线停产

商场大幅打折促销

一年之间,鸭绒价格从8万元/吨涨到25万元/吨。由于“千年极寒”迟迟未到,为了消化库存,各大羽绒服厂商按捺不住,开始大规模的打折活动,部分新款产品甚至低至五折。尽管如此,羽绒服的销售状态仍然不容乐观。业内人士指出,2006年的暖冬造成羽绒服行业大批厂家因库存积压而倒闭,今年它们面临的形势更为严峻。业内人士称,由于对天气形势的预判不足,羽绒服行业“大洗牌”的历史将重演,一大批羽绒服厂家将由此倒下。

厂家“看天吃饭”

尽管已经进入12月中旬,我国三大羽绒服生产基地之一的浙江日均气温仍在10℃以上,街上来往的行人衣着仍然轻薄,去年因为天气寒冷而大行其道的羽绒服几乎不见踪影。

对“看天吃饭”的羽绒服行业而言,天气是决定销量的主导因素。“去年这会儿天气已经很冷了,今年都说是‘千年极寒’,结果到年底了天气仍然很暖和。”面对满满的库存,杭州萧山某羽绒服生产商刘先生摇头叹息。

在服装行业浸泡多年的浙江外鑫服饰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胡海东认为,今年在原材料、劳动力成本和天气的“三重夹击”下,大批羽绒服生产厂家将被库存积压拖垮。“2006年暖冬造成不少羽绒服企业库存严重,不少企业不得不关门。”胡海东对北京晨报表示,今年的情况只会更坏,羽绒服行业“大洗牌”将卷土重来。

原材料和劳动力成本重压

和其他服装行业相比,羽绒服生产面临的成本压力更为明显。据业内人士介绍,过去一年,鸭绒价格从最低点的8万元/吨一路上涨至25万元/吨左右,棉花价格从1.8万元/吨一度涨到3万多元/吨。在涨幅高达210%的鸭绒价格面前,最高涨幅为70%的“棉三疯”黯然失色。

雪上加霜的是劳动力成本的上涨。据业内人士介绍,和其他服装相比,羽绒服的生产专业化程度更高,人工费用已经从去年的30元/件涨至目前的70元/件。业内人士表示,虽然工资大幅上调,江苏和浙江的羽绒服生产企业车间工人还是严重不足,导致一半的机器设备无人操作。

库存占比高达七成

“千年极寒”的说法曾像一针强心剂,让众多厂家底气十足,无视成本飙涨这一事实,反而雄心勃勃地投入到生产中。始料未及的是,等待它们的是一个暖冬。在浙江,除去原有的羽绒服生产厂家外,部分服装企业今年也涉足羽绒服生产。

胡海东所在的浙江外鑫服饰有限公司在保留“外奇童装”这一主营业务之外,今年新创立了一个品牌,专门生产儿童羽绒服。他表示:“幸好我们的量不是特别大,否则库存真的是一个大问题。”

据业内人士估算,目前羽绒服行业的销售量占产量的30%,意味着有70%是库存。对服装企业而言,大量的库存会导致货款无法尽快回笼,从而面临资金链断裂的风险。据了解,目前大部分羽绒服厂家的生产线已经全部停掉。

消费者也被忽悠

成本的飙升推高了羽绒服的价格,今年羽绒服厂商纷纷涨价。曾在几家大型商场看到,中长款羽绒服的起价大都在1000元以上。某品牌羽绒服专柜的销售人员表示,今年羽绒服的定价较往年上涨40%,涨幅明显高于其他冬装,而ONLY等品牌的中短款羽绒服价格都在900元左右。

好日子并未持续多久,连日来持续的温暖天气使得羽绒服生产厂家不再淡定,纷纷开始打折促销。在各大商场,羽绒服货架的打折力度是最大的。在贵友大厦某羽绒服专柜,某款原价1318元的羽绒服打折后的价格仅为400元,“新款八五折后还继续打折”等买赠活动层出不穷。一些商场还专门开辟羽绒服特卖专区招揽顾客,但驻足者寥寥。某品牌羽绒服的销售人员告诉晨报,眼看已经12月中旬了,但销量比去年同期少一半左右,打折后的情况也不容乐观。

同样被“千年极寒”忽悠的还有消费者。杜女士今年入冬就着手给一家人准备冬装,她给自己和家人买了3件羽绒服,全部是去年的旧款。一个月时间后,她眼看着新款羽绒服全部加入打折行列,并且打折力度很大,杜女士开始为自己的“未雨绸缪”后悔不迭。

12月12日,北方部分地区开始降雪,羽绒服厂商期盼的“及时雪”终于到来了,但南方地区仍旧处于暖冬之中。在春节到来前,羽绒服的销售情况仍然是一个未知数。晨报 陈琼

养护
智能
福安游戏门户站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