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紫渊之心 第二十二章 城府之深,名古加夫

发布时间:2019-09-25 15:28:17

紫渊之心 第二十二章 城府之深,名古加夫

金特格鲁毫无隐瞒之意的从隐蔽处走了出来,不过隐藏在冷峻背后的右手却给赵紫渊和雷之之打了一个静卧等待的手势,于是两人就默默的在隐蔽处按兵不动,等待随时可能突发的任何状况,雷之之也在分析着场上突变的时局以及应对方式。在赵紫渊和雷之之紧张关切的注视之中,金特格鲁没有一丝矫情的,一步一步走到距离身染血腥的两名双剑舞者十米才停下,这是一个对于双方都算是安全的谈话距离,另一方面这也是一个非常适合突击的危险距离。

年轻的双剑舞者突然快速起身,如行云流水般抽出刚刚暴饮鲜血的双剑,不过双剑从剑鞘中滑出一半,便被速度更加快如闪电的年长者生生按住,年轻人有些诧异的看向年长的双剑舞者,却发现年长的双剑舞者那宛如鹰隼一般的犀利目光盯着陌生来者紧紧不放,此时年轻人才发现刚才自己实在是紧张过度,一点风吹草动便慌乱的只能以杀止杀来安抚自己紧张的情绪,不过空气中散发着兽人尸体流露出来的血腥臭气,实在是令人作呕到让人头脑发昏模糊不清,找到了这些自认为可以很完美的掩饰自己不冷静而导致冲动的借口后,年轻的双剑舞者才抬起头正式的仔细打量身前的陌生男子。

看着眼前的陌生男人,年轻的剑舞者才发现这个男子年轻的程度相当于自己,也就二十岁左右,而且即使是在幽暗朦胧的夜色之下,眼前的年轻男子的金色碎发和深蓝色瞳孔都显的不同寻常,从容不迫的表情附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玩味笑容,以至于这副淡定自若的姿态蓦然之间让年轻的双剑舞者心中燎起了一点星星之火,然后随之被莫名的妒忌添做燃料,烘托成一片嗜人心魂的火海,本应该被按下的双手剑挣脱了年长的控制,脱离冷静的疯狂随着双剑一样拔出心鞘,奔袭自己认为是罪恶的根源,年长者见状不妙,以更胜年轻人的速度反手拔出双剑,然后以一种普通人看到都觉得非常变扭的方式硬生生的把年轻双剑舞者的双剑别了回去,同时在年轻剑舞者的耳边一声低喝:“古加夫,你清醒一下!”

名叫古加夫的年轻双剑舞者顿时一愣,被年长双剑舞者的喝声从激昂的负面情绪中逃脱出来,也正好被一阵冬季来临之前的夜晚特有的潮湿冷风吹过,全身上涌的热血一下子就从脑袋尖退到脚心,清醒过后只能感觉到全身连经络都萎靡的阵阵凉意。古加夫苦笑的摊开双手像年长者示意:“对不起,奥拉多老师,方才我实在是……”奥拉多没有去回应古加夫有些虚弱不堪的道歉,而是开口冲着一刻都没有放松精神紧盯对象说道:“不知阁下怎么称呼?”

看着奥拉多临时拼凑起来的虚伪笑容,金特格鲁有一种忍不住大笑的冲动,不过他也不能轻易笑出自己的心声,因为这很可能成为一场无谓厮杀的导火索:“年长的双剑舞者,如果想知道别人的名字,是不是要先报上自己的姓名呢?”听到这句带有侵略性的反问句,奥拉多的双眼微不可查的眯了一下,速度之快让人误以为是错觉:“你可以称呼我为奥拉多,我们来自东域,这些都是我的弟子,我是带他们来到进行职业试炼。”

确实在场的每一个人的职业都是双剑舞者,如果金特格鲁只是普通的职业者狩猎者,或许就会被奥拉多只说有的不说无的这种小伎俩蒙骗过去,金特格鲁的回答倒也直接爽快的一塌涂地:“奥拉多阁下,为何不去你们东方域试炼,而来到北域的,难道太拥挤了么,以至于你们大老远跑到这里来试炼?希望奥拉多阁下给出一个合适的理由,还有……我的名字叫做金特格鲁。”

脸色突然大变的奥拉多根本没有心思听完金特格鲁的自我介绍,而是瞬间变成了刚才那个杀气腾腾的双剑舞者,双手紧握双剑摆出了一个随时可以快速出击的姿态,不过多年来的经验告诫着自己,这个男人平静的目光可以刺痛自己的本能,而且能在这种情况下还能这样从容不迫只能说明两点,要不眼前的男人是一个没有神经的白痴,要不就是……拥有着胸有成竹的把握可以全身而退,或者是可以拥有掌控全场的震慑力,无论是哪一点,都不是奥拉多想体验到的……

不过眼前之人实在是过于年轻,让奥拉多那颗犹豫不决的杀心徘徊不定,不过终究还是理智占据了上风,叹了口气轻轻的回应道:“阁下的思维果然细腻敏锐,不过我们的行为和阁下并没有什么利害关系吧,阁下何必对我们这么上心呢?”金特格鲁无奈的摊了摊手说道:‘奥拉多阁下,我想我不会是你们遇见的第一个北域守护团的人,所以里面进行的一切我们都和权利去了解

紫渊之心  第二十二章 城府之深,名古加夫

,当然你们可以选择不解释。”

其实奥拉多早就猜测金特格鲁是北域守护团的人,要不然实在说不通在这种情况下还敢一个人贸然出现在这附近,不过从金特格鲁口中说出来的身份反倒是让奥拉多悬起的心落了下去,如果只是普通的职业者,说不定现在早就结束战斗了。奥拉多重新堆砌起坍塌的笑容慢慢说道:“原来是这样,不瞒你说我们这次其实……其实是来请走一些精灵去我们东域做客,但是是路途遥远步行缓慢,遇到了这些听不懂人语的半兽人,所以一场厮杀是不可避免的了,就像你现在看到的这样。”

看着满地狼藉遍布兽人尸体的血腥场面,金特格鲁也希望找到一些细微的线索,本能告诉自己事情绝对不想奥拉多说的这么简单,不过此时此刻却奥拉多的描述和理由也合情合理,所谓的请一些精灵都是冠冕堂皇的话,至于做什么不用想也都知道,但是北域对于本土的“特产”还是比较有限制的,起码面子上不能太过分,而且也要上缴北域一定的好处,看着陷入思考中的金特格鲁,奥拉多的心也渐渐的平静了下去,全身也很自然的放松,就像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金特格鲁实在想不出有什么纰漏,于是也坦然的向奥拉多说道:“如果你们的上面已经交流完毕的话,我还是要提醒你们一下,你们这套阵容或许抓着一个精灵就不错了,再往深处走的话,被驱逐的种族的力量范围和层次也在几何倍的增长,所以好自为之。”奥拉多连忙回应道:“谢谢阁下的提醒,那么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们就在此告别吧。”金特格鲁也找不出留下来的理由,索性点头示意后转身借着夜色隐没在与来时不同方向的灌木丛中。

赵紫渊和雷之之在金特格鲁进入灌木丛之后,也向事先约定好的集合地点奔去,不过两人走时的细微声音还是被老奸巨猾的奥拉多捕捉到,后者也暗自心惊当时没有杀人灭口才是最正确的选择,如果计划在他这里出现什么差错,后果简直不是奥拉多能承担的。就在一切都恢复平静之后,已经都被忽视了许久的古加夫突然说道:“奥拉多老师,他们都走远了……。”当奥拉多回头想呵斥古加夫方才鲁莽的举动,却只看见古加夫双手扶在剑柄,不可抑制的轻微颤抖,眼神里散发出幽黑夜色都挡不住的血色光芒,嘴里也挺不住的念叨:“这是像哥哥一样的强者呐!真是让人忍不住想尝尝他的血是什么味道呢……”

奥拉多小声咳嗽一下打断了古加夫的臆想,想继续训斥一下古加夫的时候,却惊恐的发现古加夫的短刺剑已经不知何时顶在了自己的喉咙上,刺尖和皮肤亲吻处的刺痛感让奥拉多不敢多说一句话,而此时古加夫却提他做出了回答:“亲爱的古加夫老师,如果你的智商只有如此低能的话,那么我连你武力上的帮助都可以节约了,不过还好你刚才证明了你这么多年的智慧还是有一些积累的,所以请记住,下次再训斥我的时候不要先想你有没有资历,而是你还想不想继续生存下去为前提,好么?”

突然转变的古加夫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措手不及,奥拉多头上冷汗甚至比刚才面对金特格鲁的时候还要多,在不明生死的情况下只能屈辱的哀求示意,古加夫的短刺剑才缓慢落下乃至慢慢插入剑鞘中,然后再次席地而坐养精蓄锐。在场的人包括奥拉多其实都对古加夫本人并不了解,古加夫本身也没有值得过多的关注,但是古加夫有一个不得了的哥哥,同样是一名双剑舞者,但是只大自己一岁的哥哥凭借着精湛到无可挑剔的舞剑技巧和超高的敏捷协调性,在东域的年轻一代被冠以的天才之名――古加尼。

不过此时在所有人眼中,尤其是带队之前对古加夫毫不了解,甚至有些微微鄙视,认为古加夫是并借着哥哥的光环才有幸参加此次任务,现在也从脑海里完全撇除了这个幼稚的观点,古加夫的城府远远超过了奥拉多的预计,从踏入的第一步起,古加夫就完全进入了演戏的完美状态,以为舞台,掠夺计划为剧本,所有人都是他的精彩表演下的绿叶陪衬,直到方才遇见金特格鲁才出现了些许瑕疵,不过古加夫及时调整了状态,让这场戏可以更加的持久才能慢慢享受乐趣。也就是从此时起,古加夫在奥拉多心中的危险程度已经可以堪比他的天才哥哥古加尼了,而且在某些恶趣味的方面犹有过之。还有,刚才那名年轻人说他叫做金特格鲁,这个名字怎么感觉在哪里听过一样……

西安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西安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西安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西安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西安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