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陈佩斯忆往事谈父亲陈强我只是他的一名追随

发布时间:2018-11-05 09:38:51

陈佩斯忆往事谈父亲陈强:我只是他的一名追随者

6月26日21时38分,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陈强先生在京逝世,享年94岁。陈佩斯正忙于6月5日开课的北京大道喜剧院喜剧表演培训中心喜剧表演培训,父亲的逝世,他黯然神伤。

“我只是父亲的一名追随者!”陈佩斯如是评价他们父子的关系。

车站送子远行

“文革”中,陈佩斯亲眼看见父亲领百花奖时的荣耀,也亲眼目睹父亲被殴打的痛苦,一夜之间,父亲就被关进了牛棚。

“半夜,大卡车在楼下一停,就听见皮鞋声上来了,堵住前后窗户开始抓人。”回忆起当年家里的不幸遭遇,陈佩斯至今心有余悸,“我直到30多岁的时候,晚上睡觉时外面有人走路脚步重我都害怕,立刻会从梦中惊醒,心跳加快,浑身出冷汗。”

1968年,上山下乡运动在全国掀起高潮。父母有意识地培养陈佩斯的独立生存能力,他们知道,孩子逃脱不过这次席卷全国的运动。父母补发的工资,都买成了实用的东西:木箱子、被面……

1969年9月的一天,陈佩斯收到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录取的通知,他背起母亲准备好的行囊远行。“这算什么,走吧!”陈强把陈佩斯送到火车站,鼓励他说。“下乡就是劳动呗,就是改造自己呗!”陈佩斯克制住自己的情绪,踏上了知青专列奔向陌生的塞外。

当时,陈强一天到晚忙着写检查、受审查,但是他一有时间,就给陈佩斯讲述自己年轻时的经历。抗战时期,陈强经历过艰苦卓绝的敌后生活,还经历过残酷的战斗。

“我脑子里老有父亲年轻时的影子,他给我打下了一个精神上的底子,我觉得生活再苦,比起上一代人经历的苦难来说不算什么,他那个时间给我留下一笔非常有意义的东西。”

在毛乌素沙漠边缘的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一师三团八连,15岁的陈佩斯当上兵团战士,开始艰苦的兵团生活。

手把手教表演

“父亲和母亲日思夜想地挂念着我,他们考虑儿子不能在内蒙古待一辈子,希望有机会能够早日回到北京。”陈佩斯说。

经过几年“文革”,文艺单位青黄不接,当时只有部队的文艺单位招收年轻学员。陈佩斯回家探亲时,父亲就和他商量这件事儿,希望他报考八一电影制片厂演员剧团。“这是父亲被迫做出的一个决定,让我投考部队文艺团体。”陈佩斯说。而此前,父亲不仅不让他沾表演艺术的边,甚至也不让他看电影看戏。

陈强手把手教陈佩斯,小品表演、发声技巧、诗歌朗诵……因为他知道,这是儿子唯一的返城机会!陈强在演艺界的一些朋友也成为陈佩斯的启蒙老师。在考试中,陈佩斯一路过五关斩六将。八一电影制片厂演员剧团招收学员的主考官是著名表演艺术家田华,她感觉陈佩斯“有创造力,在表演的时候能够抓住人,是一棵好苗子”。田华等考官决定招收陈佩斯。

“当时八一厂确实需要一两个演反派的演员,招收学员的名额里就有,他们不能都培养浓眉大眼的,他们要弄俩歪瓜裂枣的,我就正好碰上了,他们碰上我这个歪瓜裂枣的了。”陈佩斯说。即便如此,他还是受到父亲“政治问题”的影响,等待他的是漫长的政治审查。

1973年10月的一天,副连长告诉陈佩斯“考八一厂的事差不多了”。“您别拿我开逗了,您别逗我了。”陈佩斯不信。

第3天,陈佩斯拿到调令,他打起背包就走!

从来没有抱怨过

陈佩斯如愿以偿地进入八一电影制片厂演员剧团,开始了他的表演艺术生涯。在表演艺术道路上,陈佩斯是否时时刻刻得到父亲的指点呢?

“我聪明,不用太说(教)我就过得去了,没办法!那时候,(父亲)他也就是两星期从干校回一次家,你想,他有多长时间严厉呀?能有多少时间教导呀?基本上是两星期点拨一下,修一修。”陈佩斯诙谐地说。

上世纪80年代,陈佩斯出演了《法庭内外》、《琵琶魂》、《夕照街》、《出门挣钱人》、《父与子》、《少爷的磨难》、《二子开店》、《京都球侠》、《傻冒经理》、《父子老爷车》、《飞来横福》、《太后吉祥》、《为了新生活前进》、《同喜同喜》等影视剧,其中不少是父子俩搭档的。

回忆拍摄电影和电视剧的生活,陈佩斯最难忘的却是父亲的敬业精神。

陈强和陈佩斯一起拍摄第一部电影时,已经60岁,他一直到80岁拍摄了电视剧《飞来横福》才息影。“跟父亲工作就是在生活上多照顾他,我们剧组要到外景地呀,我就跟他住在一起,随时在生活上照顾他。”陈佩斯说。

在陈佩斯眼里,父亲的身体“特别争气”。1990年,陈佩斯和父亲在北京石景山拍摄《父子老爷车》。

“他老人家那么大年纪了,那时都70多岁了,照样什么都不耽误。”陈佩斯说,由于天气炎热,剧组许多人都中暑倒下了,最后只剩下4个人:导演、摄影、陈佩斯、陈强。

在深圳,一场戏拍摄下来,年轻人都累得瘫倒了。而这时,陈强却提出进城看看。“哎呀,没办法,他老磨着我,一到工作收摊,晚上就让我带他到街上溜跶,可有意思了,精神头特别大。”陈佩斯开车带着父亲在深圳的大街小巷转悠,欣赏改革开放最前沿的景象。

1994,陈佩斯自导自演了电视剧《飞来横福》。 “他忘我的工作精神,我们今天的人真的很难想象。”陈佩斯感叹父亲。片中有一段陈强耍大刀的镜头,剧组请来一个京剧演员教陈强。陈佩斯回忆,在北京白塔寺胡同里,80岁的陈强抡起大板锹练刀花,“耍得呜呜地”。“他练了就拍,哎呀,我都替他累,他从来不叫苦,他在工作上从来没有抱怨过。”陈佩斯回忆。

在陈佩斯眼里,父亲把给人民群众带来快乐当作自己义不容辞的。“后来,父亲岁数大了,身体不允许他再进行创作了。”陈佩斯说,“我是父亲的一个追随者,一直到今天,我所做的事情还在他的影响下。”文/ 张泊寒

高温津贴数年未涨 尴尬了谁

直隶巴人的原贴: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云南热镀锌钢管
香港貸款
恒生指数期货开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