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中国接入互联网二十年一根网线改写中国

发布时间:2019-10-12 23:15:52

中国接入互联二十年:一根线改写中国

千夫指毕传国作(新华社发)

押“宝”徐骏作(新华社发)

玩“火”自焚徐骏作(新华社发)

净朱慧卿作(新华社发)

游子情蒋跃新作(新华社发)

1994年4月,正值美国华盛顿樱花绽放的季节,有一位中国科学家,为了一个渴望绽放的梦想而来。她就是时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的胡启恒。胡启恒利用此次参加中美科技合作联委会的机会,找到了美国自然科学基金会负责互联对外合作的斯蒂芬沃尔夫。两人一交谈,沃尔夫就笑了,他很爽快地说:“你回去就可以开通了

。”沃尔夫所说的“开通”,指的正是中国互联。就这样,在得到国内高层批准后,中国于1994年4月20日,正式接入国际互联。

转眼20年,胡启恒已是80岁高龄,中国互联两天后将迎来20岁生日。

20年里,互联给人带来太多的惊讶,尔后又迅速将惊讶变为平常。如今的我们,已不会为1997年的第一套免费电子邮件系统惊呼;也不会诧异于2006年美国《时代》周刊将年度人物授予“民”;甚至将2008年中国民规模跃居世界第一视为理所当然。

20年里,互联几乎改写了一切——无论是政治生态、经济脉动还是社会生活。互联20年的成长史,是中国深层次转变的历史。

“庙堂”与“乡野”再无距离

1995年2月,一封来自河南省三门峡市的匿名检举信寄到了中纪委信访室,最终将中国的“烟草大王”从高高的“红塔山”上拉下。从三门峡市到北京

,大约900公里,这是当年从“乡野”到“庙堂”的距离,而今天,这个距离是“零”。今年4月8日,中纪委监察部站开通纠正“四风”监督举报直通车,漫漫长路,变成了鼠标与键盘的几下敲击。

“互联已经改变了中国的政治生态。”国家行政学院教授褚松燕说。她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中国互联20年的发展,不仅增强了官民互动,也在信息传播的多样性、快捷性、海量性中开辟了络民意的渠道。

互联让“乡野”之声闻于“庙堂”的标志性事件发生在1996年9月。当时,“九一八”纪念日临近,北京不少BBS(电子公告板)上,有关中日关系的讨论骤然升温,引起了政府的关注。这被认为是络论坛参与政治的较早体现。此后,互联与政治越发密切。

2002年11月,人民强国论坛上的一篇万字长文——《深圳,你被谁抛弃?》,探讨深圳改革得失,引发包括官员在内的上百万民热议。

热议,只是激起虚拟世界里的波澜,而真正让络舆论影响事件进程的是2003年。由络舆论点燃的“孙志刚事件”,让收容遣送制度废止,救助管理办法最终出台。

在惊觉络的影响力后,民热情大涨,络监督成为一种常规化监督手段。从博客举报山西娄烦溃坝瞒报事件

,到论坛发帖披露江西省新余市“出国考察门”,再到微博曝光“表哥”,揭露“房叔”……中国民将聊天、娱乐的工具,改造成了参与政治的渠道。

“民意见改变着政府的议程设置,影响国家层面和各级政府的决策。党政领导干部应该适应互联发展。”褚松燕说。面对巨大的络政治需求,中国政府适时“触”。

1999年1月,“政府上工程”发起,中国政府信息化建设有了实质性进展。

2006年3月,国家信息化领导小组印发《国家电子政务总体框架》。同年,“我有问题问总理”上线,“民意直达高层直通车”开设,至今仍是民意汇集之地。

当移动互联成大趋势时,政务微博纷纷开通。据统计,截至2013年,全国政务微博账号数量超过25万个,党政干部微博账号7万多个;政务总数超3000个。

工信部信息中心主任黄澄清向本报表示,随着官民络互动的频繁,官员认识到互联对治理国家的重要性。未来互联作为我国现代化治理的重要形式,在了解社情民意、政府决策等方面作用显着。

一条搅动传统产业的“鲶鱼”

上世纪90年代末,越来越多人注册致使其服务器不足,马化腾一边蹭着别人的机房,一边寻思着将多卖给几家代理商。“这小东西还要100万?”“谁吃饱了撑的在上聊天?有时间电脑五笔打字,还不如直接打。”投资者毫不客气地质疑道。“互联在未来肯定会成为一种潮流。”马化腾义正言辞地说道。谈判不欢而散,马化腾决定自力更生。

嘲笑者绝对想不到,2000年同时人数还仅仅是10万的,2014年4月11日已突破2亿,而马化腾所领导的腾讯,市值已突破1000亿元。

中国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表示,互联行业的一大特点是主角年轻化,进入行业财富榜前十名的人不靠老子,不靠刀子,不靠裙子,完全是阳光致富。

中国互联这20年,承载着首批互联青年才俊的阳光创业理想。1994年5月,古永锵从斯坦福商学院毕业,决定搬回北京,留在硅谷的同学都觉得他是疯了。而今已是优酷首席执行官兼总裁的他,回望那段历史后笑言:“20年以后,中国依然是我的大本营。”1996年,32岁的张朝阳创办了“爱特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1997年,26岁的丁磊创办易;1998年,31岁的王志东成立新浪;1999年,35岁的马云在杭州创办了阿里巴巴站;2000年,32岁的李彦宏回国创建了百度公司。这一批互联企业的诞生占据了中国互联版图的大半江山,也开启了互联行业的“西学东渐”。

也正是这20年,信息产业与传统产业深刻对话,发挥着刺激传统产业的“鲶鱼效应”。电商出现,在图书、3C家电、服装、化妆品等方面对传统零售业产生了巨大影响。而2012年兴起的生鲜电商,无疑是对传统商业最后一点堡垒的冲击。以余额宝为代表的互联金融产品,挑战着商业银行经营模式的底线。OTT业务、数字音乐、智能电视、云阅读等则在不同程度地塑造着传统产业结构,带动传统行业形成“互联思维”。

互联产业面向市场,创新性与服务性的趋势愈发明显。黄澄清说:“消费型的互联正向制造业、服务业的互联转型。”中国信息经济学会理事长杨培芳也表示,社会需求从工业时代的标准化向互联时代的个性化转变。第一产业的现代化农业灌溉,第二产业中智能化的电、工业控制系统的数控机床,以及第三产业的旅游等,都展现了互联社会运行的高效率、低成本优势。

在黄澄清看来,互联所引发的第三次技术革命,对下一代生产力的发展不仅仅是沸腾器、放大器的作用,更重要的是改变人们的观念,让我们对未来社会有新的认识,而每个人应在络社会中担起,在国家和社会的引导中培育新的创造力。

清除“络雾霾”从未止息

就在全国人民揪心于户外雾霾的时候,中国发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清除“络雾霾”的行动。今年4月13日,全国范围内新一轮打击上淫秽色情信息“扫黄打非净2014”专项行动启动

2004年7月19日,四川成都市金牛区人民检察院以“利用互联传播淫秽物品谋利”罪名,正式对邓岷江提起公诉,邓岷江成为中国打击淫秽色情站专项行动以来被起诉的第一人。之后,中国对络色情的打击一直保持高压态势。

仅2013年,全国各级“扫黄打非”部门就查处络“扫黄打非”案件914起,删除封堵络有害信息85万余条。

互联上的“雾霾”绝不止淫秽色情。黄澄清说:“中国互联20年,整治络经历了反垃圾邮件、反恶意软件以及络扫黄打非和整治谣言等多个阶段。”

2002年,垃圾邮件在中国大量泛滥。当时的中国互联协会反垃圾邮件工作委员会常务副秘书长李红表示,垃圾邮件之多以致于难以在邮箱里找到一封正常的邮件。反垃圾邮件协调小组应运而生,从机制与技术方面入手,取得了初步的成效。

2006年是互联恶意软件问题出现较为集中的一年。中国互联协会正式成立反恶意软件协调工作组,先后有32个从业机构和专门人士加入,反恶意软件工作正式启动。

2013年,中国政府集中力量对络谣言进行整治。“立二拆四”、“秦火火”等一批兴风作浪的“络大谣”相继落马,“两高”公布《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国互联环境的净化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杨培芳指出,络环境难以整治的罪因并非互联技术,而是社会价值观的扭曲,互联只是起到了放大的作用,这是社会问题络化的结果。

曾经的“科幻片”,如今的“肥皂剧”

早上起床用浏览,通过微博参与“国事”讨论;上班打车,嘀嘀、快的随叫随到;工作“聊”或邮件传递,及时迅速;下班和同事团购吃饭,便宜又实惠;晚饭后自学充电,教育;睡觉前,或和朋友聊聊天;买东西,直接上淘宝和京东;找工作,上赶集、猎聘或58同城;甚至终身大事,也可上牵线……这种生活方式,在生活在上世纪90年代的人眼里,是科幻片里的场景,而对今天的人来讲,只算是一部肥皂剧的剧情。

有帖子这样描述在上世纪90年代的民:第一次玩过的电脑至少是286;浏览过真正没有广告的站和页;体味过1小时上15元钱的滋味;免费的观念根深蒂固;经历过真正的恋……

那是中国互联刚刚起步的阶段,没有正式的计费系统和管系统,拨号上还常常掉线,互联的媒体属性、电子邮件的新型交际形式已是大多数人对互联的最高想象。

在这信息高速公路推进的20年,原本的互联“科幻片”,已经从理想照进现实。值得关注的是,互联正深刻影响着现实中的人际关系,催生了“低头族”、“络依赖综合症”等问题。北京大学文化资源研究中心主任张颐武表示,人际关系的络传播往往使我们的现实交往愿望和能力下降,更加乐于通过络交流而不是通过人与人直接的交流,其实会限制我们面对面交流的能力。

在搜狗CEO王小川看来,PC时代一天可能有两个小时跟互联联在一起,的时代一天除了睡觉,18个小时跟互联联在一起,穿戴设备则可能一天24小时跟互联联在一起。

2013年12月4日,工信部正式发放4G牌照,宣告中国通信行业从3G进入了4G时代,用户将获得更快的访问速度、海量数据的存取和更多新型应用的体验。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科技传播与科技政策系主任周荣庭指出,在不久的未来,极具亲和力的终端、无处不在的络和无所不能的软件可能会全面“接管”我们的生活。

链接:“”事峥嵘20年

1994年4月20日,中国开通64K国际专线,与国际互联接轨,从此中国被国际上正式承认为真正拥有全功能Internet的国家。5月21日,中国国家顶级域名(CN)服务器进驻中国,改变了中国的顶级域名服务器一直放在国外的历史。

1995年3月,中国科学院使用IP/X.25技术完成上海、合肥、武汉、南京4个分院的远程连接,开始了将Internet向全国扩展的第一步。

1999年1月,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的卫星主干全线开通。9月,招商银行率先在国内全面启动“一通”上银行服务,改变了我国没有上银行的历史。

2000年5月,中国移动互联投入运行,推出“全球通WAP”服务。7月,中国联通公用计算机互联正式开通。

2004年12月,我国国家顶级域名.CN服务器的IPv6地址成功登录到全球域名根服务器,我国国家域名系统进入下一代互联。

2005年,以博客为代表的Web2.0的出现标志着中国互联发展进入新阶段

2009年,新浪、搜狐、易等门户站纷纷开启或测试微博功能,更加便利地开启了我国自媒体时代。

2010年1月1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加快推进电信、广播电视和互联三融合。

2012年9月18日,科技部公布《中国云科技发展“十二五”专项规划》迎接大数据时代的到来。

2013年,以移动社交平台为代表的微应用迅速发展,标志着中国已全面进入移动互联“微”时代;12月,工信部向三大运营商发放4G牌照,中国大陆正式进入4G时代。(刘家琛林济源整理)

原标题:中国接入互联二十年:一根线改写中国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经济

作者:

微商城代运营
怎么入驻微商城
企业小程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