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帝玄天第一千六百四十三章公投决斗书

发布时间:2020-01-26 11:02:45

帝玄天 第一千六百四十三章 公投决斗书

“你説那是霍姑娘。”

望着空荡荡的洞窟,申公婵美眸圆睁,尽是不可置信之色。

虽然她猜测那是帝王藤不假,但却沒想过,会是霍流莺。

毕竟,当年霍流莺被帝王藤拽走,而且爆发出了极强的恐怖波动,在那种情形下,绝生还之理。

“虽然气息大变,但霍家鞭法却不会有错,那帝王藤乃是帝级草木凶物,灵智虽然不低,但却不可能施展霍家的鞭法。”

黎晨暗叹了口气,当年沒救下霍流莺,如今连巨霸也身陨,让他深感自责。

沒成想,竟然会在这里,碰到了能够施展霍家鞭法的帝王藤,而且气息也与霍流莺有一丝相似之处。

这不得不让他怀疑,当年,霍流莺沒有死,而是在后关头爆发的恐怖力量下,与帝王藤一起消失后发生了某种让人意想不到的变故。

只不过,这变故让她不想被人看到,才不愿和黎晨等人相见,在帮忙之后离开了。

“霍姐姐乃是圣尊之后,説不定真的是她。”

申公婵diǎndiǎn头。

对于霍流莺的身份,她也是知之甚详,虽然在同阶中,霍流莺的天赋算是不低的了,但与黎晨等上天骄相比还是有着很大差距。

身上携有某种特殊异宝,在关键时刻保命,对于圣尊之后的霍流莺而言,并不出奇,指不定是有了什么奇遇,让她有了如今实力。

但至于为何不肯现身相见,就不得而知了。

呜吼。

虎王不合时宜的凑到近前,趴伏在地,宛若作揖。

它简单的灵智可不知道,此时不是讨要好处的时候,只记得黎晨许诺自己的好处。

“放心,不会少了你的。”

黎晨双目微眯,目中寒芒一闪,轻轻抚了抚虎王的头dǐng。

“近期,我要留在这儿。”

魔晨面表情的走过來,将风白衣的遗物取了出來。

“嗯,旺财也跟你留在这儿,好好照看他。”

黎晨diǎndiǎn头,目光有些黯然的看向,依旧闭目盘膝而坐的巨霸。

此时,或许不能称之为巨霸了,而是黎晨的第二大种源尸身。

若非巨霸死前遗言,要他活下去,黎晨恐怕会立马给‘自己’一掌,时刻面对生死与共的面孔,这得是多么大的折磨。

至于魔晨要留在这里的理由,黎晨也知道,也沒打算干涉,纵然他可以干涉也不会如此。

潜在的敌人,多半是冲他而來,只要他在圣殿中,不知道魔晨身份者,不会前來打扰。

而知道他身份的风翔战圣,也不会蠢到四处散布,楚阳被黎晨炼成分身的事情,否则的话,下一步就是所有三尸圣殿弟子联合起來制裁他了。

毕竟,三尸圣殿明面上是供奉三尸魔帝绝神的地方,外界鲜少知道他有传人在。

而保护这个秘密,自然是三尸传人责旁贷的事情。

“谨遵。”

魔晨目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哀伤,少有的向黎晨微微施礼。

自被魔灵尸皇带走,他还从未对黎晨表现的如此恭敬。

但作为依附黎晨意志而生,可以説是黎晨另一面的魔晨,对于巨霸的感情同样不会作假,他的陨落,同样是心底法抹平的伤痛。

在万蛇窟中逗留了数月养伤,安顿好一切后,黎晨便和申公婵,匆匆赶回了圣殿修养。

之所以这么急着离开,多半是因由种源尸身巨霸的灵智即将复苏,黎晨如今还沒有做好准备,來面对曾经生死与共的兄弟成为自己分身的现实

时光荏苒,一晃近十年过去。

对于修为高深的武者而言,不过是闭关中,恍若眨眼般便过。

圣殿深处山巅院落,修炼密室中,黎晨缓缓吐出一口浊气,睁开了眼眸,目中一抹慑人的精芒一闪而逝。

“终于稳定了。”

黎晨探出右手掌,微微晃动了下。

噼里啪啦。

一阵倒豆子般的清脆响声,在恐怖的气劲波动中蔓延开來。

如今的黎晨,在十年闭关修养中,借助多年积攒下來的宝物和真武战圣所赠之宝,终于一举迈入了能够施展十成巅峰脉势威能绝学的范畴。

只差半步,便可领悟自身武域。

虽然是半步,但不得不説,黎晨还差的很远。

但从另一方面讲,早已参悟了火之法则的黎晨,比其他同等境界的武者,迈入武域之境近。

它,因为法则之力与武域有着相通之处,只要悟通这一diǎn,便是黎晨迈入武域之时。

可惜的是,他的火之法则好像进入了一个瓶颈,一直停步在一转中期,法再进一步。

当然,即便再进一步,达到一转后期,也未必真正能融合到武技中,毕竟他的武域还沒成型,即便元神强大,成长到了炼精后期,沒有武域相合,抵抗法则之力的反噬,也未必能抗的下來。

至于打杀风白衣的事情,却显得出奇的平静,风翔战圣竟然沒有前來找他麻烦,这让黎晨有些意外。

但仔细想想,又在情理之中,风翔战圣有什么理由明目张胆的找他麻烦呢。

不説他三尸圣殿弟子身份需要隐藏,即便是真要找他麻烦,沒有正当理由,真武战圣岂会容他肆意撒野。

而且,真武战圣一众强者,貌似都还沒有回归的样子。

“是时候,参研下阴阳极阵了。”

排除了杂念,黎晨取出了一份秘典和数十块明显碎裂的阵盘。

从上散发的气息看,正是当年在万蛇窟爆碎了的阴阳极阵。

“若是能将此阵,炼化入阴阳灵珠中,説不定能让它提前进入道器级别。

到时候,莫説是同阶,即便是神魂强我一筹之人,也休想撼动我的神魂分毫。”

带着一丝野望,黎晨的心神渐渐沉入到了参研大阵玄妙之中。

可事实上,平静依旧是表象,根本容不得黎晨片刻喘息,麻烦便找上了门來。

就在数年之后,岳坤來到了院落外,激发了院落的提醒禁制。

“岳兄可是稀客,请进。”

双方是老熟人,黎晨也沒多客套,便拉着他进了院落。

“你xiǎo子,这些年又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为何会引得这么多人表决,通过了公投决斗。”

岳坤抓起茶壶猛灌一通,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呵斥,

荆州市精神卫生中心医院怎么样
青岛市第八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郴州牛皮癣治疗费用
宿迁牛皮癣医院到哪家权威
甘肃男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