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贾樟柯解读新片山河故人我对有障碍的爱情感兴趣

发布时间:2019-05-14 19:41:45

小编导读:“人生赢家”,是人们梦寐以求的,可你有没有想过,生活真到那一步,随之而来的问题又是什么?可以说,《山河故人》是贾樟柯“脑洞大开”的一部电影,他为生活在1999年的三个年轻人,设想出到2025年的生

原标题:贾樟柯:我对有障碍的爱情感兴趣

“人生赢家”,是人们梦寐以求的,可你有没有想过,生活真到那一步,随之而来的问题又是什么?可以说,《山河故人》是贾樟柯“脑洞大开”的一部电影,他为生活在1999年的三个年轻人,设想出到2025年的生命轨迹。昨天,贾樟柯现身西安,与古城影迷交流创作感悟,经他一解释,许多看不明白的地方立刻恍然大悟。

问题一 亲情关系有这么悲凉吗?贾樟柯:艺术让你看到人性的复杂性

《山河故人》中,女人“涛”跟丈夫“晋生”离婚后,儿子也被判给物质条件更好的前夫,后来孩子去上海念小学,辗转去海外留学,母子仅在姥爷的葬礼上团圆过一次,之后便再无联系。影片最后一个篇章,年老的“涛”孤身留在家乡,每天思念孩子,而成长阶段丧失亲情保护的儿子,成年后对父母只有怨恨,没有半点对生养之恩的感激。

送子女出国的例子,眼下比比皆是,父母与孩子仍有团圆机会,即便离婚,很多父母也会争取跟孩子见面的机会,为什么贾樟柯要把亲情的疏离,描写得如此悲凉呢?他解释:“母子关系的刻画实际上来自我对很多家庭的观察,因为离婚母子被分割,带来的伤害是很深的,即便是同处一城的家庭,母或者子都没有办法迈开这个腿,去接近对方,现实生活中很多这样的例子,它让我觉得人和人之间的距离,并不在于物理的距离,而是一种心理的距离。”贾樟柯是个悲观主义者吗?他回答:“我本人不是。我觉得艺术的重要在于你可以看到人性的复杂性,只有我们去面对它、去理解它,可能才会改变它吧。”

问题二 主要人物的命运为什么不拍完?贾樟柯:观众善于去想象留白的部分

《山河故人》的故事按时间划分为三个跨度,从三个发小进入社会的命运变革说起,到了中年有人发财,有人离婚,有人得癌症;再到老年,有人孤独终老,有人藏匿在异国他乡,另一个人甚至从剧情中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下一辈人的生活变革。按普通观众对剧情片的需求,大家更喜欢看有始有终的故事,为什么这个故事不把每一个人的结局拍摄出来呢?得癌症的“梁子”死了吗?“涛”和“晋生”为什么离婚?移民外国的儿子“到乐”有没有跟母亲团聚?

“好电影是不会把故事讲满的,比如说‘梁子’这个人贫困交加,到了要化疗的地步,他未来会怎么样,我们是可以想象得到的。”贾樟柯说,对一部电影来说,观众有自主性,“观众完全可以用他的方法去想象这个电影,我关注到网上很多人都在讨论,到乐究竟有没有回家?这一幕我的电影是没有交代的,对于一个开放性的电影来说,大家去想象母子相逢,或者母子没有相逢,那么它存在于想象中是最美的。不一定导演拍出来或者告诉大家就是美的,就跟画画一样,所谓留白,我觉得这是东方艺术惯用的一个方法,它恰恰是因为观众善于去想象留白的部分的,我觉得是要相信观众。”

问题三 扛刀少年、飞机撞山有什么含义?贾樟柯:我喜欢拍一些跟主叙事没关联的人

《山河故人》中还有许多镜头,比如一个扛着关公刀的少年行走在街头,一架播撒种子的飞机撞向山丘,一辆满载煤炭的卡车陷入泥潭,这些镜头借助主要人物的视线展示给观众,拍摄这些镜头有什么寓意?

贾樟柯认为,好莱坞式快节奏的叙事,恰恰丧失了生活的美感,他本人特别喜欢拍日常生活中,擦肩而过的人和事物,他说:“比如扛刀的少年,他肯定要么是学武术,要么是学戏的,那么小,离家出门,讨口饭吃,他也是一个漂泊者,跟电影的主人公是一样的,所以我拍‘涛’跟‘晋生’吵完架,她在鼓楼上看到的一幕;失事飞机就是意外,生活中跟我们擦肩而过的意外,比如‘涛’的父亲突然就去世了,毫无征兆;煤车实际上是我1999年就拍到的,那么多的人拿着袋子抢那些媒,就是‘梁子’未来的生活环境,陷入泥潭难以翻身。总体上来说,我喜欢拍一些跟主叙事没有关联的人。可能大家看惯(商业)类型电影,不太理解为什么这样,但如果你看惯了《红楼梦》,你就会接受。《红楼梦》里一桌子饭能写两页纸,写衣服上的绣花,也会有一张纸,这说明那个时候的人有充分体会日常生活中多重美感的心情,我觉得电影也应该适当地保持和保留。“

问题四 为什么设计董子健、张艾嘉忘年恋?贾樟柯:我甚至想过他爱上一个外星人

董子健扮演“到乐”小学没毕业就移民海外,他长大后已经变成一个十足的外国人,不懂说方言,甚至不懂中国话,他跟父亲交流要靠翻译软件,虽然父母认为给了他富足安逸的生活,但他自己却感觉一团糟,直到张艾嘉饰演离婚中文女老师出现,他或许找到情感的寄托,在2025年产生了一段忘年恋。

“这是路演中,询问度最高的一个问题。”贾樟柯说,写剧本初期,他根本没想过写2025年的事情,但到了2014年时,他突然发现自己停不下笔了,“这里面这几个人物,他们将来怎么样,很吸引我去想象。比如‘涛’这个人物会不会有新的爱情?特别是‘到乐’这个孩子,他从小被上一代人塑造,爸爸妈妈要离婚他没什么反对的,抚养权问题、移民问题,他那么小只能被动接受,但是他长大成人后会怎么样呢?长大成人后他的内心有多少自由?有多少的独立的自我?一开始想到未来,就写得有点信马由缰了,我甚至想过他爱上一个外星人!到最后不知不觉就写了‘女大男小’的感情关系,我突然发现我对有障碍的爱情是感兴趣的,比如说早些年,户口是一个很大的障碍,路遥老师的《人生》就写户口问题给情感带来的障碍,两个人就劳燕分飞了。事实上你是可以克服的。那么我突然明白,正是情感伴随的这种障碍,它考验我们情感的疆域,还有你的决定能力、对情感的尊重,还有你的内心自由的问题。所以我觉得这个剧本不知不觉到收尾的部分,又回到我特别感兴趣的主题,我们能为自己做主吗?”

继发性癫痫患者应该怎么护理治疗特发性癫痫病好的方法沈阳中医皮肤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